logo

殊途共归:硬件厂商的软件设计

图 6-7 H3C ComwareV7 操作系统架构图

这张图中最重要的就是那根“细细的红线”:网络管理进程完全位于用户态。这正是 DPDK 思想的核心,传统的 UNIX 网络模型已无法应对单机 10G 的速度,因为需要读写内存的上下文切换的速度太慢了。为了实现更高性能,必须从底层网络数据处理流程上进行革命——抛弃操作系统提供的网络栈,直接在用户态接管所有网络流量。

为了提高软件稳定性,H3C 还在系统内开发了一些高可用技术,与我们负载均衡集群高可用的设计思想不谋而合,异曲同工:

  1. 支持单播、组播和热迁移的高可靠 IPC (进程间通信) 技术:对应的是双机热备以及 OSPF/ECMP、VRRP 协议等。
  2. 多进程主备选举:对应的是 Keepalived 集群选举。
  3. 进程级内存备份 (实时热备进程的内存,用于快速故障恢复和主从切换):对应的是 OSPF/ECMP 不丢包多活技术、服务器的内存镜像技术。

负载均衡集群无法单独支撑一百万 QPS

通过本文构建的这个 200/400G 负载均衡集群,配合多个应用网关以及后面海量的物理服务器,我们终于成功实现了一百万 QPS 的目标。然而,这只是 Web 服务层面的百万 QPS,在真实世界中,数据库才是那个最难解决的单点,接下来我们将会用 5 章的篇幅尝试解决这个问题。

阅读数:1313      字数:470 最后更新:2023-10-18 18:16:29